莱恩和萨猫儿

一条路走到黑。

糟了糟了。现在满脑壳都是。

仲达叫他家子桓起床。然后各种搂腰埋脸撒娇想睡觉。(。・ω・。)
【这是一个好梗啊……】




毕竟。
渐行渐远什么的,我真的是被虐的受不了了。

所以。糖是自己找的是吧。

所以,在他俩,分别跟自家原配腻腻歪歪的时候,把张春华呀郭女王呀啥的,想象成另一个人,不就十分美好了嘛。

虽然是费神了点。但不得不说。
确实很有效啊。
【让你看正剧都仿佛是在看各路太太剪的视频】


没有糖的日子里。
要学会自己甜哭自己。




共勉。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对于大叔友X青年庾这种年龄差的设定简直欲罢不能啊。

      还是只能自己脑补(๑˙ー˙๑)

      自己入的北极圈,冻哭也不能爬出来😭

       (图源水印)

尘缘〔番外〕天注定

  

   这是来到英国的第二年。

   孙红雷站在吧台后,白衬衣,黑领结,黑马甲,黑围裙。手上套了块白布仔仔细细地擦着面前的一排玻璃杯。然后再一个个摆进木柜里。

   外面似乎慌乱了一下。

   孙红雷抬头,隔着玻璃门看见刚刚还晴朗的天空已经变得阴沉。天空飘着雨,不大,却很密,足以润湿头发和衣物。

  

   当初孙红雷是不同意到这个地方来的。
   因为英国地处大西洋沿岸,虽然气候温和,却也多雨。他担心这里时常阴冷的天气不利于艺兴的伤腿。
   但从还是一个小孩子,到现在变成一个大孩子,张艺兴一直对英国有一种深深的执念。
   那时孙红雷死活不同意,张艺兴就和他赌气。
   事实证明,大孩子生起气来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你。

   每天一日三餐准时给人带到后,张艺兴就窝在一旁的空床上刷手机,话也不说。要么就是不知道晃哪儿去了,踩着医院晚上宵禁的点才回来。
   冷战了几天孙红雷也闷的难受。他心里也是有些气的。

   我是为了你啊,熊孩子。

   直到出院那天。孙红雷趁着张艺兴去办理出院手续的空当看了一眼小孩子的手机。
   他已经开始查阅其他国家的信息了。很多个。
   孙红雷心里一软。

   想去就去吧。
   顺着他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有我在呢。

   张艺兴回来正准备拿包,就被男人一把抱住。
   “我们去英国。”
   “你别生气了。”
   “不过以后你腿疼别找我( ー̀εー́ )”
  

   他感觉怀里的人一定笑弯了眼睛,情绪都雀跃起来。
  

   “……不行,以后还是得换地方。”
   “好~”

   于是世界旅行的计划也就顺理成章的定了下来。

   “Leo,今天雨会下很久,你有伞吗?”
   “别担心,Lay会带的。”
   孙红雷收回目光,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意料之中看见了那人放松的神情。
   面前站着的五十出头面容和蔼的女人就是这家店的主人。也是他和艺兴的顶头上司。
   他们刚来时,人生地不熟,沟通也有一定的困难。
   她待他们很好,了解了他们的难处之后很爽快的留下了他们。

   这是一家音乐咖啡厅。面积不大,装潢的风格却很温馨。
   一个半圆的不高的台子紧挨着最里面的砖墙。台上支着话筒,立着高脚凳,音响和吉他。
   那是属于张艺兴的舞台。
   二十出头的青年大多数时间都是唱些抒情的慢歌。偶尔兴致来了,也会弹几首欢快的曲子。

  

   可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张艺兴比平时来的晚了些。
   玻璃门被推开,带动门框上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孙红雷把调制好的鸡尾酒放在托盘上递给侍应生。

   这里到了晚上也会提供一些调制饮品。
   大多是以前孙红雷在酒吧里学会的手艺。
   本来都是用来哄艺兴的,没想到在这里也很受欢迎。

   孙红雷擦了擦手,熟练地接过张艺兴递过来的背包和脱下的外套。
   “雨伞我放门口了,我怕水把你那儿滴湿了。”

   吧台里面是木地板。

   “我看见了。”
   孙红雷抬手帮他理了理被风吹乱还有些潮湿的头发。
   “去吧。”

   张艺兴抿着嘴笑,这才往里面走去。
   老板娘坐在挨着吧台的角落里,看见Lay来了也笑着和他寒暄了几句。

   温柔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这个温暖的空间里。
   张艺兴整个人陷在柔和的光线里,抱着一把吉他,安静地坐着。悦耳的旋律就从他的身体里缓缓流淌出来。
   就像一个精致的雕塑,周围环绕着静止的音符。充满了生命力。
   孙红雷经常看灯光里的那人看得出神。


   独特柔软的音色,再加上青年本就俊俏的东方人面孔,竟也吸引了一些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但当发现他与店里另一位东方人的关系后,那些有所“企图”的女生也就都打消了自己的一些小念头。
   不少志同道合的,也还是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其实孙红雷和张艺兴的关系,老板娘和店里的常客都是知道的。
   但在如今这样开放的社会,他们这样的,也不足为奇。
   所以当他们偶尔在纯音乐代替歌声的时候,隔着吧台交换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也只听得见起哄般的哨声。


   张艺兴向来都是唱个两三首就要休息一会儿。今天也不例外。
   孙红雷看着他从台上下来,跛着腿一边缓慢的走,一边和周围的熟客打招呼。在他过来落座前摆上了一杯热牛奶。

   “变天了,喝点热的。”

   张艺兴知道自己今天是和那些漂亮的鸡尾酒无缘了。故意装作失望的样子,扭头看向窗外,叹了口气。手却还是老实地捂住了温热的杯壁。
   孙红雷眯起眼睛笑,抬手就把那人的脸拨回来。

   “你少给我来这套啊。”

   张艺兴不理他,端起杯子自顾自地喝牛奶。孙红雷在旁边撑着下巴看他。
   男人的视线凝固在青年因后仰而绷起一个弧度的脖颈。
   喉结在白皙的皮肤下上下滑动。

   张艺兴放下杯子,伸出舌头舔去沾在唇上的牛奶。将就着仰头的姿势轻轻偏过脑袋去看孙红雷。
   然后学着那人的样子,眯着眼笑。脸上酒窝深陷。
   “我喝完啦。”
   扔下一句话就迅速想要撤离“前线”。

   孙红雷盯着张艺兴的背影,声音都变得低哑。

   “我们回家再算账。”


   等到店里的客人走完,也差不多到了打烊的点。
   整个店里就留了吧台和门口的灯。
   孙红雷换好衣服出来,张艺兴正拎着伞倚在门框上和老板娘聊天。
   他走过去,拿过艺兴手里的伞,又拎起放在一边桌上的包背在自己肩上。
   两人与老板娘互道晚安后也推门离开了。

   雨已经变小,几乎让人感觉不到。
   孙红雷索性不再撑伞,只是抬手搂着艺兴的肩膀。
   深夜的街道很安静。两人都没有说话,彼此只听得见鞋子踩在积水里的声音。

   “真快啊。”
    身边的人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孙红雷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什么……”
   “我们都来这里一年了。”
   男人侧过头,看见青年疲倦的面容依然洋溢着挡不住的愉悦。

   “是啊,都一年了。”

   只要你一直都这么开心就好。

   “我们还有很多个一年。”

   孙红雷感觉到大孩子歪着头在自己的肩膀上蹭了蹭。于是他又偏过头在那人的耳廓上轻轻落下一吻。



   这是来到的英国的第一天。
  

   “诶,红雷哥。”
   “嗯?”
   “你说这算不算是上天对你的报应啊。”
   孙红雷看着张艺兴满是轻松的脸,一下就明白了。

   他曾经差点因为他只身前往英国。
   从此相隔大洋两岸。

   而现在,曾经的“罪魁祸首”和他一起站在了异国的土地上。

   孙红雷有些心酸,但很快也轻松起来。

   “那就让上天报应我一辈子吧。”

                                               -完-

嘿嘿,小伙伴们好久不见呀~
距离正文完结都快一年了,说好的新坑还是没有开~( ̄▽ ̄~)~【懒癌发作,手速跟不上脑子(๑˙ー˙๑)】
但是一定是会有的😉

然后这篇番外嘛,其实也就是关于他们的日常,他们平淡但是快乐的生活。顺便发发糖啥的_(:з」∠)_
也不造这种穿插的写法你们看起来会不会很混乱……

还有就是,文里面和老板娘的对话啥的,我都写成中文了,虽然对话很简单,但是我怕语法错了……错了就丢人了……(/ω\)   红雷哥的英文名是我瞎想的(/ω\)只是感觉Leo读起来和雷比较像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地理,气候啥的我也记不清了,欢迎纠错。

最后,悄悄说一句我打算开的新坑d(ŐдŐ๑)  
是ABO设定的(⁄ ⁄•⁄ω⁄•⁄ ⁄)
但是好久开就说不到了……

然后然后……
我要返校了(๑˙ー˙๑)


     每当我望向你的眼睛,
    

     我就会想。

     你深邃的眼眸里,

     全都是我该多好。

My Llane My King

    

     我看见你跨着狮鹫,紧握着佩剑。

     单枪匹马,却义无反顾地冲向最混乱的战场。

     我知道,那里有你的国王。


     我看见你赤着双脚,站在战场上。

     在远比自己强悍的敌人中间,拎着剑,无畏地走向自己的国王。



     我看见你颤抖地拔下国王颈后的利刃。

     我看见你深邃的蓝色眼眸里,充满了绝望。

     我看见你在Mak’gora中完美胜出后,抱起国王坐上狮鹫,盘旋上高空。

     他曾经高傲的头颅此刻却无力地靠在你的胸前。

     我看见你们在绚烂的天幕下急速前行,身下就是他的王国。



     你搂紧你的国王,嘶哑的声音淹没在被撕裂的空气里。

     你说,莱恩,我们回家。

     模糊的视野里,出现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巍峨的城堡。


-------------------------------------------------------------------------------------

一个自给自足的小短篇。

以电影为原型。

致我心中的洛莱。

    

尘缘

19.【终】

别开枪……

艺兴……

哥……坚持住啊……你别睡啊……千万别睡……

张…艺兴……

孙红雷…你不能死……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艺兴…我……

我不会…不会丢下你的…

我……
我不能死。

眼睛张开一条缝,昏暗温暖的光线瞬间就填满的模糊的视野。

好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光线了。

眼前真实的一切,都给躺在床上的男人带来了重生般的喜悦。

下一秒,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张艺兴轻轻关上门,蹑手蹑脚地向窗边走去想要拉上被风吹开的窗帘。

脚底才迈了两步,少年就像是感受到了床上那道久违的视线。

一偏头,就撞进了那双无比虚弱却噙着笑意的眼睛。

张艺兴愣了一下,抿着嘴,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醒啦。”

依旧软绵绵的声线十分平静,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没有生离死别后重逢的激动。

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早起的一个人习惯的等待着枕边人从睡梦中醒来。

他知道,他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张艺兴坡着脚走到床边坐下,安静地看着那张氧气罩下透出病态的脸。

“腿……没事吧……”

听见那太久没说过话而有些别扭的声音,一直撑着的张艺兴一下红了眼眶。

孙红雷看着少年湿漉漉的眼睛,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想要抬手摸摸少年的头却怎么使不上劲。

张艺兴好像一眼就看穿了男人的心思。

少年揉了揉眼睛,轻轻抬起男人的手覆在自己的头顶,然后趴在了床边。
“以后,再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了……”

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梦呓,又似清明。可男人还是捕捉到了他喉间的哽咽。

孙红雷扯起嘴角笑了笑,拼尽全力还是揉了揉张艺兴柔软的发顶。

“傻小子……”

压在眼睛底下的衣袖被泪水洇湿了一大片。

窗外,天色破晓。

孙红雷感受到掌心里越来越清晰的温度。

他忍不住又轻轻摸了摸少年的头顶。

“早安,艺兴。”
                                          【END.】

完结撒花哦啦啦啦= ̄ω ̄=虽然说我的原本的想法是be,我也并不造自己这最后一章到底在写什么……没交代清楚的各位就自行脑补吧😄反正,只是想发糖啊嘤嘤嘤。抱歉最近变成了月更,小伙伴们等辛苦啦~
尘缘到这里就完结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写文,不足的地方还有很多,我也会努力进步。谢谢一直陪伴我的酒友们,哈哈,新坑是肯定会开的,到时候再说,拜拜~

尘缘

18.【完整版】

张艺兴在颠簸中迷迷糊糊的醒来。

吃力的睁开双眼,填满视线的却是一片漆黑。

这是哪儿……

疼痛欲裂的脑袋和干涩的像是要烧起来的喉咙让躺在角落的少年一时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张艺兴索性闭上眼缓了缓劲儿。

再度睁眼,脑子已渐渐清明起来。

很明显自己被绑了,手腕和脚踝被扎人的绳子勒的发疼。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借着缝隙里微弱的光依稀辨出了十几个人的轮廓。

张艺兴一下就泄了气。虽然此刻心里有点崩溃,但是脑子可没闲着。

刚才醒来时残留的记忆和之前混乱的片段渐渐拼回了完整的画面。

……

“艺兴老师再见!”

“再见,路上小心啊!”

张艺兴微笑着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又和老板闲聊了一会儿。收拾好东西离开琴行时天空已经擦黑了。

张艺兴撇了一眼空荡荡的公交车站台,还是决定走路回家。

心情愉悦的少年一边哼着自己下午新写的曲子一边朝前走着。

裤兜里传来的震动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停下了脚步。

“我有任务得出去几天,一个人在家照顾好自己。”

一看收件人张艺兴就笑眯了眼。

“知道啦。你多小心,等你回家了我给你唱我写的新歌。”

专注着低头打字的少年却全然没有感觉到身后迅速向自己靠近的几个人。

张艺兴点了发送,又看了一遍对话框里的内容,还没来得及想象孙红雷听到这首歌时的反应,口鼻上就传来了冰凉的触感,接着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手机滑落在地,破碎的屏幕上显示着刚刚发进来的消息。

“等着我啊。”

……

嗓子里像是撩起了一把火,张艺兴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好受一点,却被潮湿的气体呛得不断咳嗽。

他感觉到有人起身向自己靠近,接着贴在嘴上的胶带就被扯了下来。

突然亮起的电筒刺激的眼前一阵泛白。

“小子,终于醒啦。”

张艺兴模模糊糊看见那人的长相,竟隐约觉着有点眼熟。

所有的疑惑到了嘴边却都变成了嘶哑的低吟。

那人看着他低笑两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这么跟你说吧。有人给我钱,我就替人办事儿。”

“恰好吧,我和那笼子里的野兽也有那么点私人恩怨。”

“现在你这个样呢……怪我怪我。没有尽到待客之道。”

“别介意啊,我只是想请你看一场戏。”

“您可别不领情啊。”

“张少爷。”

张艺兴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人。

老秦,果然是他。

当初他试图陷害孙红雷,结果反被当时心狠手辣的男人弄得半死不活的扔出了组织。

张艺兴出现后也来找过不少也不小的麻烦。

张少爷…张少爷…张少爷…

那道光亮的缝隙处传来的金属撞击声和身下发动机的轰鸣夹杂着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冲击着张艺兴迟钝的神经。

少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发狠般向后猛踢。

厚实的鞋底踹在身后铁皮上的声音越发的突兀。

老秦冷笑一声拔出枪对着张艺兴的小腿就开了一枪。

“你最好老实点儿。”

“你们……别想……再害他……”

张艺兴脸色发白,嘴唇因为疼痛止不住的打颤。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货车突然刹住,所有人都向前一倾。

随后车门打开,阳光呼啸而入。

张艺兴却觉得坠入了冰窖。

少年抑制不住的恐惧溢满了老秦阴森的眼神。

……

孙红雷在副驾驶上无聊的把玩着手机,时不时摁亮屏幕瞄一眼。

空荡的页面依然没有自己烂熟于心的那串号码。

孙红雷有些烦闷地挠了挠头发,想着自己都出来都快一天了,怎么家里那小孩儿一个电话都不打,甚至连短信都没有。

转念一想,那小子不是说过有个“惊喜”嘛,可能故意想逗逗自己呢。

想着想着男人便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孙红雷偏头看着窗外,脸色却渐渐严肃起来。

之前由于心里一直挂念着一个人,注意力根本没有集中。此刻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走的并不是记忆里的那条路。

“师傅,走错了吧。”

“没,没走错。这儿新修的,近。”

孙红雷不禁蹙起了眉头,这条路线走了几百次,没听说修了近道啊。

男人看见了司机眼里的慌张,正欲开口问些什么,身后的车厢却传来阵阵碰撞的声响。

“怎么回事……”

砰!

话音未落,身后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

孙红雷一惊,再也顾不上其他的,毫不犹豫地直接开门跳车,滚落在一旁的草地上。

强悍地冲击力让男人一时竟站不起来。等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却已经被人团团围住。

他看见,十几年前被自己搞的生不如死的人正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孙红雷,没想到你自己也会有今天吧。当初你对我做的一切,我今天都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你。”

孙红雷平静地看着那人的眼睛,对似乎即将到来的死亡并不感到恐惧。

“不只是你。还有一个人吧。”

老秦嗤笑一声,“那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精明。对,还有一个人,你知道的。”

对,我知道的。我带走了他最心疼的儿子。

孙红雷不说话,任由一人搜去了身上的家什。

他清楚地听见上膛的声音,却依然没有看见远处蜷缩在车轮边的少年。

张艺兴费劲地折过手腕,手指传来冰冷的触感。

这群狂妄的家伙,连搜身都不知道。

张艺兴终于握住扣在皮带上那把折叠军刀的时候想。

可是下一秒,原本还有些欣喜地少年却仿佛跌入了谷底。

他清楚地听见上膛的声音,然后就看见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跪在地上的男人。

漆黑的枪管抵上他的太阳穴,冰冷的枪口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那一刻孙红雷平静的内心却突然泛起了涟漪。

早在他入行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他也清楚,现在这个样子,就应该是自己最后的结局。

可在这世上活了那么多年,总有些东西是放不下的。

总有个人是放不下的。

孙红雷很想坦然接受命运,可是命里还有一个张艺兴。

妈的,到头来自己还是一个孬种,自己走了留下那小子一个人。

涟漪变成了波涛,他开始害怕。

害怕张艺兴会难过,害怕张艺兴会被人欺负,害怕张艺兴照顾不好自己……

你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男人不敢再想,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了。在这样一个疯子面前,手无寸铁的自己是没有机会逃脱的。

都说人在要死的时候他的一生都会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重现。

飞掠而过的画面里却只有一个人。一个自己没办法守护一辈子的人。

所有美好的回忆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击垮了男人坚强的内心。

最后,画面定格在那一次张艺兴赌气出走的暴雨里,他紧紧抱着消失了三天的他,许下了最重要的承诺。

“无论你想过哪一种生活,我都陪你,一辈子。”

艺兴啊,对不起,哥不能陪你了。

艺兴啊,要坚强,要好好活下去。

艺兴啊……那首歌,六十年后再唱给我听吧。

老秦看着这个以前叱咤风云的男人一副顺从的模样,不禁心情大好。

“孙红雷,看着以前我也叫过你雷哥的份儿上。有什么遗愿就说吧,说不定我能满足你。”

“我想打个电话。”

孙红雷睁开眼,眼神坚定,充满了释然。

电话接通,男人只说了七个字便扔掉了手机。

不知何时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一个人影迅速向这边靠近。耳边仿佛也响起了熟悉的声线。

不能死……

艺兴,是你么。

    对不起。

    张艺兴,忘了我吧。

    孤寂的天空中回荡着一声枪响,惊起满林的飞鸟。

    “艺兴,别再等我了。”

    你会快乐的。

    尘缘如梦,几番起伏终不平。

    到如今都成烟云。

    情也成空,宛如挥手袖底风。

    轻轻一声唤,飘在深深旧梦中。

    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

    不管世间沧桑如何。

    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

    只有满腔悲伤无处淌。

                                                 TBC.

   

尘缘

18.

张艺兴在颠簸中迷迷糊糊的醒来。

吃力的睁开双眼,填满视线的却是一片漆黑。

这是哪儿……

疼痛欲裂的脑袋和干涩的像是要烧起来的喉咙让躺在角落的少年一时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张艺兴索性闭上眼缓了缓劲儿。

再度睁眼,脑子已渐渐清明起来。

很明显自己被绑了,手腕和脚踝被扎人的绳子勒的发疼。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借着缝隙里微弱的光依稀辨出了十几个人的轮廓。

张艺兴一下就泄了气。虽然此刻心里有点崩溃,但是脑子可没闲着。

刚才醒来时残留的记忆和之前混乱的片段渐渐拼回了完整的画面。

……

“艺兴老师再见!”

“再见,路上小心啊!”

张艺兴微笑着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又和老板闲聊了一会儿。收拾好东西离开琴行时天空已经擦黑了。

张艺兴撇了一眼空荡荡的公交车站台,还是决定走路回家。

心情愉悦的少年一边哼着自己下午新写的曲子一边朝前走着。

裤兜里传来的震动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停下了脚步。

“我有任务得出去几天,一个人在家照顾好自己。”

一看收件人张艺兴就笑眯了眼。

“知道啦。你多小心,等你回家了我给你唱我写的新歌。”

专注着低头打字的少年却全然没有感觉到身后迅速向自己靠近的几个人。

张艺兴点了发送,又看了一遍对话框里的内容,还没来得及想象孙红雷听到这首歌时的反应,口鼻上就传来了冰凉的触感,接着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手机滑落在地,破碎的屏幕上显示着刚刚发进来的消息。

“等着我啊。”









那啥。。。楼楼半期考砸了,好不容易才拿到手机。因为在学校里面,先放着一点(不然心里过意不去啊)等后天楼楼开运动会了就爆下字数(ง •̀_•́)ง


尘缘

17.

日子似乎渐渐步入了正轨。

因为张艺兴已经知道了孙红雷的身份,所以在很多方面,孙红雷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藏着掖着,生怕被他发现什么破绽。

而孙红雷这段时间也忙着一遍又一遍的把自己的资产洗干净并悄悄转移,也转交了很多工作,尝试把自己边缘化。毕竟自己若一辈子和黑的打交道,又有张艺兴在身边,要是碰上了什么事儿利用了张艺兴,自己真的是怕没那个命救他,更没那个命陪他剩下的日子。

奇怪的是这么多天了,张家也没来找过麻烦,甚至是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

难道他们真以为张艺兴去了英国?

孙红雷事儿还没理清,就感觉到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少年柔软的身体靠在了自己身上,还顺带抽走了男人夹在指间的烟。

孙红雷一怔,转过头去正看见少年吐出一个烟圈。

“小孩子抽什么烟←_←”

然后伸手夺过香烟塞进嘴里。

“……”

张艺兴坐起来,也不反驳,盯着孙红雷不说话,眨巴着的眼睛里满是无辜。

孙红雷一看那表情就焉了,老老实实又点燃一根递到张艺兴嘴边。

“来吧,小少爷。”

张艺兴一下就乐了,张嘴咬住滤嘴又满意地靠了回去。

孙红雷宠溺地笑了笑,歪头靠在肩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

“抽烟可以,但是不准再那样做了。”

男人的语气难得地严肃。

张艺兴果然又像自己预料中的沉默着,孙红雷也没在意,他知道张艺兴听得进去,于是闭上眼重新整理着之前被打断的思路。

不知过了多久,孙红雷听见耳边的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不会了。”

长时间没有说话,少年的嗓子有点哑。

然后孙红雷感觉到手被紧紧握住。

坚硬的老茧抵着自己滚烫的掌心,仿佛想要将它融化。


周末。

张艺兴照例去了琴行教吉他。

没了张家的干涉,张艺兴很容易就找了个轻松自己又喜欢的工作。

而孙红雷也照例闲在家里。

男人无聊的关了电脑准备去躺一会儿,鼠标旁的手机突然亮起了屏幕。

“大餐。”

发送过来的短信就这俩字,孙红雷看了后却迅速揣上手机就往门外走。

男人摸了一把藏在外套内袋里的手枪,抬手就要开门。

伸出去的手一下顿住,孙红雷鬼使神差地回头望了一眼卧室。

午后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床头柜上两人的合影被照的刺眼。

要是一直都是这个天气就好了。

孙红雷关上门的时候想。

又有大任务了。


我又来更文啦_(:з」∠)_楼楼月考砸了,伐开心(눈_눈)

不知不觉这篇文都要两个月了,一直想像那些大神写点高大上的东西无奈没那个文笔,构思出来的也只有这样琐碎的生活片段。我也会不断进步,努力写出更好的东西。

《尘缘》已经接近尾声,感谢有你们!